滴滴进军外卖行业:从“运人”到“运物”的逻辑,能套用吗?

      发布在:行业报告      评论:0 条评论

按照程维的逻辑,交通到物流、运人到运物是水到渠成的,于是乎滴滴进军外卖行业。这一次,程维能得偿所愿吗?

滴滴进军外卖行业:从“运人”到“运物”的逻辑,能套用吗?

张一鸣和程维都在2018年迎来了大考。

巧合的是,被永久关停的内涵段子,他们有一群用户被称之为段友,其暗号就是“滴、滴滴”。张一鸣的大考来自内容把关层面,而摆在程维面前的是,看起来已经落定的网约车江湖格局又多了诸多变数。群雄并起,滴滴的核心底盘受到冲击,曾经两次预言比赛结束的程维再次失算。与此同时,滴滴用户对于打车各种体验的抱怨也多了起来。

另外一方面,充满危机感的滴滴想要拓展边界,按照程维的逻辑,交通到物流、运人到运物是水到渠成的,于是乎滴滴进军外卖行业。这一次,程维能得偿所愿吗?

01

近日,滴滴方面宣布,滴滴外卖在无锡正式上线首日订单突破33.4万单,在无锡地区的市场份额已跃居第一,而这距离滴滴外卖试运营开始,只有9天的时间。

在互联网企业做过品牌营销的同学可能比较清楚,在一些节点或者节日上,往往需要一些标签性的事物来造势和总结。比如数据层面,朋友圈传出的海报纷纷都是很多个亿,比如排名维度,需要用第一、最大等等词汇来占领行业和用户心智。

如果我们细究一些“为什么”就会发现,这些标榜背后很少有站得住脚的。网络流传的一张截图显示,滴滴外卖平台上一家名为“欧风街黄焖鸡米饭”的商户4月前4天的销量加起来只有662单,4月5日的订单量一下子飙升到6620单,整整翻了10倍。也就是说,黄焖鸡一天之内爆卖了6000份,折合每分钟卖出不止4份,24小时不间断。

另外,有临时被调去无锡参与线下大战的苏州小哥感叹,第一次觉得做外卖还能出差。滴滴的份额究竟有没有突击到第一我不知道,只是很多细节都表明,需要先打一个问号。

滴滴想要撕开一个口子的时候,我们也需要看看现在大的外卖格局是什么样。最近国家信息中心发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报告显示,在生活服务领域共享创新火爆的同时,市场淘汰、企业并购的步伐也在加快。以外卖市场为例,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行业格局基本确定,行业市场份额集中度进一步加剧。

其中,报告重点强调了随着生活服务领域共享经济市场规模持续扩大,其衍生出来的新业态正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在经历几年市场补贴培育后,点外卖已成为中国消费者一大常规就餐形式,中国已有近四成网民使用网络外卖服务,外卖市场用户规模庞大。目前,美团外卖已经占据 62%的国内市场份额。

也就是说,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双雄对峙的局面基本落定。即便是二线以下城市的布局,美团外卖和饿了么也进行有一定时间了。反倒是网约车市场潜力仍然巨大, 上海市城乡建设和交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上海市综合交通运行年报》显示,2017年,网约车运量仅占上海出租车总体运量的五分之一。以此管窥,网约车格局变数远大于外卖行业。

02

说完数据和格局方面,再来说一说,外卖的复杂程度,以及从出行到外卖究竟有没有哪些难以攻克的高墙壁垒。

滴滴做外卖,一方面是因为优步做了UberEats,滴滴仿佛找到了一个模式参考;另一方面是需要给其高估值寻找更多支撑。前者很难立得住,毕竟美国的外卖和中国不是一件事情。但从人口规模、人力成本和人口密度上来说,就有很大差别。

人口规模很容易理解,而因为人力成本的差别,美国、韩国的配送员月流失率在30%,远高于中国。另外,美国社会的城市人口密度较之中国也是稀疏很多,这对于以Location为核心业务的企业来说影响也是很大的。

后者则涉及在中国做外卖究竟有哪些壁垒。从大的维度上看,外卖系统远比打车系统复杂,无法直接复制。另外,目前外卖行业的主要痛点其实在于食品安全等,滴滴做外卖还很难触及这么深。

那么,打车和外卖究竟有哪些区别呢,小饭桌的一个总结比较通俗易懂,引用归纳如下:

(1)业务复杂度

(2)时间预估

(3)调度算法挑战

(4)用户需求突增等极端场景的挑战

总结来说, 从数据中心,到云计算、云存储平台,再到通过云计算平台进行信息处理、大数据的应用等,完成一份外卖订单和一个打车订单所需要的计算和匹配效率都不在一个量级。

外卖的顺利抵达是大数据、智能技术和线下团队经过长久试错和融合后的结果。由此也可见,滴滴外卖还任重道远。

03

对滴滴来说,当务之急其实是如何应对风云再起的网约车市场,滴滴自身和用户的关系,以及如何把打车这件事情做透。

我们看到,打车市场上,巨头们纷纷走马上线或者卷土重来。

滴滴几乎面临被围剿的态势。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在社交网络上看到关于滴滴的抱怨也越来越多。我的朋友,自媒体“邻章”清明假期使用滴滴打车,短短一个下午遭遇三次接单爽约。司机在爽约之后,还要求他取消订单,用扣用户的平台信用和钱的方式,来维护其信用值。更为诡异的是,最后一位爽约的司机让滴滴快车客服两次三番的给他打来电话,要求他取消订单,好让爽约的快车司机继续接单。

类似的事情,怕不是孤例。借助于部分垄断性优势,滴滴在打车上原本快要赚钱了,现在面对玩家入场,势必需要继续补贴来应对。滴滴做外卖,更是需要新一轮的补贴来夺取市场。而两个烧钱的业务,现阶段有很难有协同效应。

实际上,滴滴仍有很大机会稳固其出行江山,比如把钱和资源花在控车上面,融资租赁也好,无人驾驶也罢,都是不错的方向。滴滴也已经有了一些动作,但目前来看它做外卖的欲望显然更为强烈。

可以确认的是,新一轮的拉锯战又要开始了。或许,某种程度上,今年是TMD(今日头条、美团和滴滴)的大变局之年。

#专栏作家#

吴怼怼,微信公众号:吴怼怼(esnql520),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资深媒体人,专注互联网内容、品牌与公关领域个性解读。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源于网络

Responses